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遊物外(秋水堂主的博客)

秋水堂古玉品談 ~謹爲交流,不言買賣。

 
 
 

日志

 
 

丁未说骨   

2010-02-28 11:51:12|  分类: 古玩收藏---大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远古骨器之“绞蚀痕”研究说略
       远古时期的先民制作的骨器,因为遗存在土壤中数千年,骨骼成分中的钙、磷等矿物质和以胶原蛋白为主的有机质,在水、土壤、细菌等物质侵蚀过程中,必然使在其埋葬点上生长的植物的根系被其丰富的营养所吸引——将其包裹并吸吮其营养,使某些植物根系在生长过程中附在骨器上而出现“绞蚀痕”。又由于埋葬点的地况、深度不同等诸多不同情况,造成了有的骨器上满布此痕,有的骨器上踪影皆无的现象。“绞蚀痕”形成原因的研究发现,不但对研究鉴定“红山文化”等远古骨器的真伪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同时也对研究远古时期的气候、植被等自然环境有着巨大的辅助帮助。
关键词:远古;红山文化;骨器;绞蚀痕;研究
中图分类号:K876。1                        文献标识码:A
1955年12月,考古学家尹达在出版的《中国新石器时代》一书中首次命名“红山文化”,2005年12月是红山文化命名50周年。50年来,在广大考古学家的辛勤工作下,对红山文化的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同时,我们也失去了一批可敬可爱的红山文化研究先驱。本文在立意之初得到红山文化研究先驱之一 ——苏赫先生的诸多指导,12月30 日又是先生逝世7周年忌日。抚今追昔,先生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故记之。
许多年前,笔者到内蒙古赤峰市看望苏赫先生,请先生鉴定一些红山诸文化骨器,并向先生请教红山文化的研究趋向。先生听后半愠半喜地说道:“这么多宝贝都未弄明白,还谈什么研究趋向?年轻人要想做点事,就一定不要脱离实际、好高鹜远。必须从某一文化的原始元素入手,研究其发生、发展、变化、消亡的过程及原因,从实践中完善自己的研究方法及思想。须知任何一种文化都不是孤立存在的……”。临别时,先生指着一件马蹄形骨器说:这件骨器有可能令考古界对红山文化马蹄形玉箍的性质和用途重新界定,一定要好好保存。回去先研究、研究,上面的纹理是什么意思,怎么形成的?
从赤峰归来后,遵先生教诲,拿出骨器与陶器、石器等器物逐一对比、观察研究骨器上的纹理,发现了很有趣的现象:即发现于骨器上的这种似小蚯蚓走泥后留下的凹痕,偶尔亦可在陶器上发现些许痕迹;而在石器、玉器上皆未见踪迹。于是,笔者把目标着重放在骨质器物上继续研究,问题又出现了:这种细微的凹痕出现在同一骨器上时有疏有密;而在不同骨器上却时有时无,更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这种凹痕发生在片状骨器上却常常出现一面有一面无的现象;而发生在圆形骨器上却时常一周皆见……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种神秘费解的现象呢?难道这真是古人雕刻的一种符号或纹饰吗?那么,在五六千年前,什么东西能在坚硬的骨头上雕出这样纤细的纹理(宽的约近1MM,细的比头发丝略粗),又代表什么意义呢?须知在茹毛饮血的史前时期,先人的任何图画都应是有其特定内涵的!苦思其成因而不得其解,遂咨询其他师友,曰:虫蛀、腐蚀、符号雕刻者皆有之,但皆无其理论依据。遍查资料,亦未见著说。
因此,笔者对带有相同痕迹的史前文化骨器加倍留意,在向苏赫老师汇报后,按先生的吩咐把它作为一个课题研究。
时光飞度,韶华渐逝。但对此纹理的研究兴趣与日俱增,研究期间,笔者常赴各地博物馆观看藏品,与己藏骨器比较研究,已达废寝忘食之境,然难窥堂奥。天道酬勤,皇天不负有心人,在一次给带有纹理的骨器消毒的过程中(个人嗜好),忽然发现一孔中的壁上向外突显一物,忙擦干该骨器,拿出放大镜仔细观察、研究后大吃一惊:原来这些如蚯蚓走泥后留下的痕迹——竟是某些植物根系在生长过程中附在骨器上的“蚀咬”痕迹。该显现之物,乃是遇水后因发涨一端脱离其壁而显露出来的草根,其他孔中尚有草根且嵌入骨壁之中。
数年的研究,就在这么一次习惯性的消毒过程中得到了答案,这同牛河梁考古中发现女神鼻子的情景是多么惊人的相似啊!好像冥冥中注定的似的。这是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发现:小小的草根竟能把坚硬的骨头、陶器“咬”出凹痕,这可能吗?说出来能有人相信吗?若不是亲自观察、研究后得出的结论,连笔者本人也不能轻易承认这个事实。然而,事实胜于雄辩。
    考古学是实证科学。那么,怎么来证明:这个说出来颇有点天方夜谭味道的研究发现呢?数年间,笔者通过大量的时间来验证此发现,现简要扼述:
因为动物骨骼成分百分之七十左右为钙、磷等矿物质,主要是钙的磷酸盐,包括结晶的羟基酸灰石和无定形的磷酸钙,其余成分为有机质,主要是胶原蛋白。这些物质在水、土壤、细菌等物质侵蚀过程中,必然使在其埋葬点上生长的植物的根系,被其丰富的营养所吸引——将其包裹并吸吮其营养,但由于埋葬点的地况、深度不同,故出现了诸多的不同情况。造成了有的骨器上满布此痕,有的骨器上踪影皆无的现象。数年间,笔者多次把骨头埋入地下的不同地点,春种秋收观察其变化,令人惊喜的是在有草的地方埋入的骨头均出现了草根附着骨头的现象,但却没有一个出现如蚯蚓走泥状的凹痕,这是为什么呢?思考中恍然大悟——正因为如此,才能正确解释史前文化骨器沉睡在地下的悠久历史。因为如果没有水、土壤及细菌的数百年以至数千间的侵蚀分解,那么柔若的植物根系想在坚硬的骨器上留下些许痕迹,那才是天方夜谭呢!
数年的研究、实践,终于解开了这个远古之迷。然而,令人感伤的是苏赫先生已归道山。笔者遂根据热带雨林中常有的寄生植物(藤类)杀死寄主(通常是高大乔木)的“绞杀现象”(活物对活物),暂时给这个发现命名了个形象的名称:“绞蚀痕”(活物对死物)。并把这个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所谓研究成果,电告给诸师友,拜托帮忙验证结果。此发现得到了诸师友肯定的答复,并称此是近年来红山诸文化微观领域研究突破性的发现之一。
笔者以为:“绞蚀痕”形成原因的发现,不单对研究鉴定“红山“等史前文化骨器的真伪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即史前文化骨器无此纹者未必是假,但有此纹者必真);同时也对研究史前时期的气候、植被等自然环境有着巨大的辅助帮助,而这种自然环境对研究史前文化社会的经济性质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因为在史前时期——气候影响文明的进程——已是无争的事实。
因苏赫先生驾鹤西归,笔者并未将此研究发现整理成文,直至看到兴隆洼文化遗址出土的人头盖骨面饰,其古朴、大方的工艺,漂亮的包浆,清晰的“绞蚀痕”纹理——特别是那几个形成“绞蚀痕”纹理的草根的存在(在考古工作者辛勤工作后,不知这几个草根还存在否),再一次震撼了笔者的心灵,遂整理研究笔记成此文,籍以缅怀苏赫先生,并请诸师友不吝赐教。

                                 

原载辽宁师专学报2005年6期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